bbcchu

原創/轉發/塗鴉/心情

© bbcchu
Powered by LOFTER

烂人

TTTaaaaeeeeee:

烂人

 

 

 

他还是在接到电话的一瞬间就扔下了一旁含情脉脉的女朋友。

 

他管不住自己。

 

尽管无数次告诫自己,在收到短信的下一秒却还是奋不顾身。

 

接近绿bar的时候脚步放慢了下来,金泰亨努力克制着因为疾跑而喘的不停的气息,至少看上去要漫不经心一点,才不至于输的惨。

 

纸醉金迷。

 

金泰亨一眼就在黑压压的人群里找到了田柾国。

 

怎么说呢,你心里有他,他便只是静静的垂头呆着也能发光发亮。

 

田柾国对于金泰亨便是这样一种存在。

 

他坐在最角落的位置上,修长的指尖滑过酒杯的边缘,头发软软的搭在额头上,低垂的眼里的情绪金泰亨看不见。

 

但他想,田柾国的心情现在应该很差。

 

因为他不开心的时候,会找金泰亨。

 

而金泰亨,随叫随到。

 

“怎么了?因为Anne?”他在田柾国的身侧坐下,中间隔了一小段距离。

 

是他想靠近又不敢靠近的距离。

 

“诶,哥来的真快,才十分钟就到了,哥刚刚是在和女朋友约会吧,即使是约会在看到我的信息后还是马不停蹄的赶来了?哥你好奇怪哦。”田柾国喝的有些醉了,但他的话还是一针见血,他的笑意轻蔑。

 

那些伪装都失效,金泰亨怔在那里,他的急切,他的心藏不住。

 

“哥就这么喜欢我啊。”他悠悠的靠近着,在金泰亨能感受到他喷洒在脸上的鼻息的时候停了下来。

 

唇红齿白,他的眼里被揉进了星星。

 

金泰亨无暇去听田柾国说了什么,他只是被诱惑的呆呆的盯着田柾国移不开目光。

 

如果这个人,现在是自己的多好。

 

那么,吻下去也没关系了吧。

 

他的思绪被贴近他耳侧的气息打断,田柾国的声音低沉而温柔“可是哥现在这样赤裸的目光让我很恶心啊。”

 

他宁愿田柾国现在是喝醉了,或者是难过的静静的呆着,也好过听到这句让他受伤又找不到理由反驳的话。

 

他在田柾国身上的目光从来就不单纯,总是妄想贪婪的拥有他。

 

知道得不到回应,也知道被恶心着,所以他也努力的在纠正自己感情,他也尝试的谈了一任又一任的女朋友,可最终又都因为田柾国的一条消息而悲惨收尾。

 

“恶心的话,为什么要发消息我说你难过呢。”他试着据理力争,试着缝合伤口。

 

“诶~”田柾国笑着退回原位,那笑容无辜又得意,他吃定了金泰亨的心“可是我只是告诉哥我的心情和位置啊,并没有让哥来啊,到最后是哥自己选择来的不是吗?”

 

“为什么要怪我呢?”

 

他露出受伤的神情,托着下巴望着金泰亨“哥是在怪我?”

 

他最终只能任由伤口腐烂。

 

“没。”

 

要这样被牵着走多久呢,为什么还不死心呢。

 

金泰亨在田柾国露出笑容的时候这样想。

 

“哥,你说Annie为什么就是不愿意答应我呢。”

 

这是田柾国的习惯了,总得要金泰亨难过了才肯收起尖刺,乖乖的像个邻家小男孩一样缩进他的怀里,露出软肋。

 

也许这样才是对的。

 

他的尖刺是在提醒金泰亨不要对他有任何妄想,他的软肋也是在提醒金泰亨不要再异想天开。

 

“也许是你太心急了。”

 

“可我们都认识三个月了,她是时间最久的了。”

 

我们认识七年了,你也一样没喜欢我。

 

“女生总归是有些矜持的,要循循善诱。”

 

还要我安慰你教你怎样讨女生欢心。

 

“她在矜持什么?明明下午送她回去的时候吻她也没有拒绝。”

 

还要承受不知你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伤害。

 

金泰亨低头看向躺在他大腿上的人。

 

那人也在看着他。

 

一点也不温柔,眼神里一点柔情都没有。

 

“你喜欢她什么?”

 

“她很漂亮。”

 

“嗯。”

 

“她也很温柔。”

 

“嗯。”

 

“她很..”

 

田柾国一条条列举出来,金泰亨也一条条应着。

 

“她很有趣,会陪我一起打游戏。”

 

“你列举了那么多,我怎么觉得我也很符合呢。”

 

金泰亨捋起田柾国额前的碎发,有那么一点开玩笑的意思,可眼神真挚,他是真心的,你看他都符合,那为什么田柾国就是不喜欢他呢。

 

田柾国沉默了好久,久到金泰亨的脖子开始发酸,久到金泰亨以为这沉默的时间是可以低头亲吻的。

 

田柾国突然就笑了开来“可Annie是女的啊,哥。”

 

手机在口袋里嗡嗡作响。

 

田柾国坐了起来,他仰头喝光了杯子里的酒,又探身亲吻了一下金泰亨的嘴角。

 

他的动作很轻,像是很珍惜的样子。

 

一个巴掌又是一颗糖。

 

“应该是哥的女朋友打电话过来问了,哥会好好解释的吧。”

 

“我约了Annie晚上打游戏,我就先回去了。”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开始回响在耳边,他的世界好像也被田柾国带走了。

 

金泰亨掏出手机按下了拒接键。

 

喝光的酒杯孤零零的被放置在桌上,金泰亨回头看着舞池里兴奋的人群,向后倒在了沙发上,他伸手遮住头顶绚烂的灯光。

 

低骂了句“烂人。”

 

他不知道他还要无望着这片海上挣扎多久,他已经精疲力竭了。

 

他还想再做个慈悲的人。

 

他发了条短信给被自己扔下还拒接电话的人,约她明天在一家咖啡店见面,他想总是要说清楚的,他不该拽着人家和他一起浪费大好青春。

 

这次会被泼水还是被扇巴掌呢。

 

前几任说分手的时候都不太平呢。

 

林秀妍的手握上透明的玻璃杯的时候,金泰亨习惯性的想闭上眼,又诽腹难道女生真的只有泼水和扇巴掌这两种泄愤方式吗?

 

如果被泼的话,这是第七杯水。

 

好巧,也是他爱田柾国的第七年,他分神的想。

 

并没有预想中的冷意,林秀妍的指节骨有些泛白,她的手在抖,她的眼睛发红,她问为什么?不是才在一起吗?为什么要分手呢。

 

楚楚可怜的样子让金泰亨有那么一瞬间的心疼,他还是坚持自己的决定。

 

“是我哪里不好吗?”

 

没有,林秀妍的样貌,身材,品性都是一等一的好。

 

“我可以改的。”

 

他们同病相怜,在喜欢的人面前都极其卑微。

 

她的眼泪还是流了出来。

 

可你不是他啊。

 

金泰亨伸手去擦林秀妍的眼泪,他很抱歉,他的回答还是只有一个。

 

“金泰亨。”林秀妍侧头抓住他的手掌,眼里有些破碎的希望“我知道你心里有人,可世间灿烂千阳,你真的不准备看看吗?”

 

有阳光照进海面,告诉他勇敢一点。

 

于是通讯录上的排名换了位,电脑上的游戏被卸载掉了,就连桌上的外卖单也重新换了一家。

 

他开始和林秀妍开始约会,他不会再像是和前几任看电影的时候回想起这个位置曾经他和田柾国一起坐过,也不会想起他和田柾国曾经互换着喝过同一杯饮料,林秀妍总是会握住他的手,小声的凑近他的耳朵,跟他讲影片的槽点和精彩的地方,女生清甜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耳侧,他无法分神。

 

分别的时候他在林秀妍的家门口亲吻她柔软的唇瓣,并且祝她好梦。

 

林秀妍也和前几任娇羞的回应不一样,她大胆的拉过他的衣领,亲吻他的眼睛“希望明早醒来你会更爱我一点。”

 

金泰亨揉着她的头发失笑。

 

他也做过这样的事,只是得到的回应从来不是温柔。

 

客厅一片昏暗。

 

金泰亨刚按下玄关的开关,就被人从后面抵上了门板。

 

木棉香气从耳侧喷薄而来,他试着扭了扭身子,无果。他便卸了力,他试探的喊了声柾国。

 

背后的桎梏松了手,田柾国瞥了眼脚底下被踢乱的鞋,笑着说哥这样太没警惕意识了,万一是坏人怎么办。

 

金泰亨揉了揉手腕,拎着购物袋打开了冰箱。

 

田柾国跟在他身后,翻出根冰棍就坐在地板上看着金泰亨一言不发的往冰箱里塞着食物。

 

“我打了三通电话,哥一通都没接。”

 

金泰亨的蝴蝶骨透着衬衣露出好看的形状,田柾国却总觉得他太瘦了,细瘦的腰身一只手就能环抱过来。

 

“大概是不小心调了静音。”

 

“哦。”田柾国咬着冰棍,瞥见金泰亨的脚踝,白皙透明到接近于他口中的冰棍“那哥这几天去干嘛了?我来找哥打游戏每次都只是空荡荡的房子。”

 

最后一盒巧克力被用力的塞进了夹层里,金泰亨侧头看向田柾国,对方咬着的冰棍已经开始在滴水了“不想吃就扔了吧,在融化了。”

 

田柾国微愣,他大口咬了口冰,被凉意搞得头晕乎乎的,他将剩下的冰棍递到金泰亨面前“哥帮我扔吧,头都被冰晕了。”

 

金泰亨接过冰棍,田柾国没由来的有些紧张。

 

然后那支冰棍被毫不留情的扔进了垃圾桶里。

 

金泰亨回过头的时候,田柾国还盯着垃圾桶发呆“怎么?又想吃了?冰箱里有。”

 

“没。”

 

有什么好在意的呢,也许只是金泰亨不喜欢这根冰棍的口味,所以他才没像以往一样缠着上来就着他的手咬一口。

 

“嗯~哥买了好多巧克力哦。”田柾国打量着冰箱,里面却全都是他不爱的甜食。

 

“嗯。”

 

“为什么啊?哥喜欢巧克力?”田柾国凑到金泰亨身边,才发现他的刘海几天不见似乎长了些,已经遮住眼睛了。

 

“不喜欢。”金泰亨没侧头看他,又问他吃了没。

 

“还没,哥呢?要叫那家炸酱面吗?”田柾国作势要去拿桌上的外卖单。

 

他其实是吃了的,和Annie一起。

 

但他又无比怀念好久没吃到的炸酱面,于是他撒了谎。

 

“我吃过了。”

 

“哥要再加一份糖醋排骨吗?”

 

他们的声音相撞,田柾国觉得刚刚咽下去的冰此刻又在作恶了,他将外卖单翻来翻去,也再没能看到其实已经烂记于心的号码。

 

“外卖单换过了,上网找一下号码吧。”

 

“算了,其实我也不饿。”

 

“嗯。”

 

手机又凑巧的在这个时候响起,是两个人的一起。

 

田柾国的指尖刚碰上拒接键,金泰亨的声音便通过空气低低的传来。

 

“嗯,到了。你呢?洗完澡了?”

 

原来他也会用这么温柔的声音和别人说话啊。

 

田柾国笑笑,又按了接听键。

 

“嗯嗯。”他坐在沙发上一边回答着,一边却时刻注意着阳台上的动静。

 

金泰亨看上去很开心,是什么有趣的话题,要聊这么久还这么开心呢。

 

“今天好像通话时间过久哦,而且都是我在说,柾国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电话那头甜美的女声将他拉了回来,他抬头望了眼墙壁上挂钟,快一小时了。

 

煲电话粥吗?为什么还不结束。

 

电话那头的女声又响了起来,说自己不能陪他打游戏了,因为明天要早起去公司开会。

 

田柾国敷衍的应着,目光却还是黏在阳台上那人的身影上。

 

他看上去像是要挂电话进来了,田柾国便又装出柔情蜜意的模样,对着电话说了句嗯,我也爱你,晚安。

 

金泰亨的脚步顿在那里。

 

田柾国这才觉得心情舒畅,从金泰亨进门开始的不适感终于不见了,他觉得有些快意,并没有什么啊,没有接通的电话,冰箱里的巧克力,被换掉的外卖单和温柔的电话粥,这些好像并不能说明什么,一切都和原来一样的。

 

“哥要一起打游戏吗?Annie说她睡了。那哥陪我一起玩?”

 

田柾国弯眼笑的乖巧,那是金泰亨最爱的模样。

 

他关上阳台的窗,将手机撂回桌上,又扯松衣领,他呼出一口气“游戏卸载了,不玩了。”

 

田柾国撑着下巴笑着“诶~哥是要谈恋爱了,所以连游戏都不玩了吗?”

 

“嗯。”

 

“嗯?哥回答的是哪个话题啊,是不玩游戏了呢,还是要谈...”

 

“想要认真的谈场恋爱了,所以不玩了。”

 

金泰亨打断他的话,他愣在那里,呆呆的看了金泰亨好久才张口“我都还没说完呢,哥怎么就打断我的话。”

 

“啊,抱歉,大概是太困了。”

 

“没关系,那哥睡吧。”田柾国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就今天哦,免费给哥使用。”

 

金泰亨没动。

 

田柾国保持着动作又重复了一遍,这次还附带了微笑“哥真的不珍惜这个机会吗?”

 

“不早了。”金泰亨站起身,又揉了揉田柾国的头发“你也回去睡吧。”

 

田柾国没说话,只是抓住了金泰亨快要收回去的手,然后拽下了他的身子。

 

“柾国?”

 

金泰亨的话被吞没在唇齿之间,田柾国吻的很用力,他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他也有一秒的反抗,但还是沉溺在他的吻里。

 

被放开的时候金泰亨的唇有些红肿,还泛着水光。

 

田柾国便凑向前舔了舔,沿着嘴角延伸到耳际。这又会是一场心照不宣的欲望宣泄,如果金泰亨没避开的话。

 

“回去吧,是真的困了。”金泰亨躲开他的吻,望着地面这样说。

 

田柾国微怔,随即又笑了“不要,要和哥一起睡。”

 

他的无赖耍的刚刚好,金泰亨始终不长记性。

 

醒过来的另一边的床位是空的,连一丝余温都没有。

 

金泰亨摸上枕头的顿了顿,便又闭上了眼,应该习惯了才对。

 

他们在空闲时间里又开始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有所不同的是田柾国再没恶言相向,他给金泰亨的短信大多是“一起吃饭吧。”“陪我去网吧玩游戏吧。”这些日常短信,饭桌上也没再涉及到前些日子让他苦恼到醉酒的女主角,倒是相处的时候田柾国脸上的笑容多了很多。

 

金泰亨想大概这是他们这段关系的最后的回光返照。

 

八月末的天气还是很热,金泰亨躺在沙发上连外卖都懒的叫,肚子却咕咕叫个不停。

 

“哥快叫外卖,我也饿了!”田柾国坐在他脚边玩着游戏,一条腿搁在他的大腿上。

 

金泰亨瞥了他一眼“这么好的天气不是应该出去约会?”

 

“唔,太晒了,Annie说晚上再出门。”田柾国的心思全都投在游戏里,等金泰亨回房间拿手机了才放下了游戏柄,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看了眼上面的几条未读短信又塞回了口袋里。

 

这么热的天,女生到底是哪来的勇气要约他出门一起抗晒的啊。

 

“还是糖醋肉加炸酱面?”金泰亨在房间里问他。

 

“嗯,和哥一样。”

 

也没多久,只是他的游戏角色死了第三次的时候金泰亨才从房间里出来。

 

“哥打电话用了好久哦,是外卖大叔听不懂哥点了什么吗?”他放下游戏柄黏近金泰亨的身边,也不在乎黏在一起似乎更热了。

 

“人家大叔没笨到这种地步。”

 

他话也没回答完整,也没说在里面干嘛了要这么久。

 

田柾国瘪了瘪嘴“我先去拿支冰棍,你要吗?”

 

“不了。”金泰亨又躺了下来,他翘着一只脚玩着手机,一点也不介意春光泄露。

 

习惯性的开了冰箱上层,甜食以肉眼可见的规模减少着。

 

“哥你吃这么甜的也不怕糖尿病啊!”他并不是故意要这么气急败坏的。

 

“谁说是我吃的了!再说谁说甜食吃多了就会得糖尿病了!”客厅那头的金泰亨也不甘示弱。

 

那是谁吃的。

 

他咬着冰棍深思,又恰好传来了门铃声。

 

金泰亨没窝在沙发上了,但也没去开门。

 

什么嘛,外卖都懒得拿哦。

 

田柾国哒哒哒小跑着开了门,他正想笑着感谢外卖大叔辛苦了,对面传来的女声就让他心脏停了那么一秒。

 

挺漂亮的女生,浓眉大眼,唇红齿白。

 

“泰亨不在家?”

 

没有怀疑自己是不是按错了门铃,就连泰亨这两个字都喊的很亲密,冰箱里少掉的甜食,她一定常来,呵呵。

 

“他在。”

 

“给你们带了外卖,是炸酱面。”

 

所以根本不是什么外卖大叔啊。

 

那么久的电话,是又煲了电话粥?

 

“来了,秀妍?”

 

金泰亨也正巧从房间里出来,穿了件水色的衬衣,笑的温柔。

 

田柾国不知道他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把自己收拾的人魔鬼样的,还一点都不带喘的。

 

“嗯,这就是柾国了吧。”

 

喂,谁允许你喊这么密切了。

 

“是你一直说要带我见的弟弟了吧,泰亨。”女生的声音欢快又甜美,甚至还带上了一点撒娇的意味。

 

“嗯。”

 

田柾国点头示意,他拆着包装盒,余光却瞥见了女生拽下金泰亨的身子,在他的脸颊上柔柔的印下了一个吻。

 

餐盒掉落在地上,黏糊糊的面条撒了一地,连带着他觉得最美味的糖醋肉。

 

“呀!”女生惊慌着,却又轻车熟路的从厨房间拿出了扫帚和簸箕,低头细心打扫着。

 

田柾国无声的望着女生的动作又看向金泰亨。

 

对方朝他笑了笑。

 

女朋友?

 

是。

 

太幼稚了,哥这样。

 

“秀妍,我来吧,你去叫份外卖。”金泰亨没再看他,他轻轻的从女生手里接过扫帚,俨然是最佳男友的模样。

 

“我先回去了。”

 

他走的一点也不留恋,也没给金泰亨一个眼神,只是关门的声音比平时大了点。

 

大概回光返照也就到这里了。

 

他再没收到过田柾国的信息,田柾国也再没来过。

 

青春期的少男少女总归会心血来潮的想寻求一场刺激。

 

金泰亨闭眼吻着躺在自己身下的人,吻她的眼,她的鼻子,她的嘴唇,他一点都不温柔,女生却生涩的,乖顺的回应着他。

 

他的耐心好像再也不会有了,他没法像当初教田柾国怎么一步一步占有他一样温柔的去给身下的女生做足够的前戏。

 

“第一次?”他的双手撑在林秀妍的身侧问。

 

女生咬着唇默默的点了头。

 

他徒生罪恶感,可是女生却主动的搂住了他的脖子“是你就不怕了。”

 

多像那时候的自己啊。

 

颤抖着却还是要紧搂着田柾国,想被他占有,想要属于他,哪怕只是一时的。

 

“哥怕疼为什么还要往上凑?”

 

“哥真的什么都不要了哦,尊严也是。”

 

一边在自己身上冲撞,一边又伤害着自己。

 

可金泰亨那时候真的爱惨了,连痛的时候都笑着。

 

“以后,就一直在一起吧。”

 

他低头吻去女生眼角的泪水,又含住她的唇吮吸,这次他放慢了速度,还很温柔。

 

如果那时候的自己听到的是这句话该多好。

 

八月底的时候,林秀妍对他说九月一号有她朋友的生日会,希望他能跟她一起去见见她的朋友。

 

金泰亨沉默了很久“等晚点再给你回复吧。”

 

于是他开始盯着手机,从早上到中午,从中午到晚上,从晚上到凌晨。

 

他在凌晨六点的时候给林秀妍发了条消息过去“好。”

 

他开始安排这天上午以及到晚饭之前的时间。

 

他走过大大小小的街道,又吃了一次已经和田柾国吃过无数次的街边小食,最后他还是停在了大学校园的操场上。

 

这是他和田柾国第一次遇见的地方,对方睁大眼睛望着他的模样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而他对那双纯良的眼一见钟情,于是赔了七年时光。

 

太阳耀眼的让他眼眶发酸,他低头,这是最后一次了。

 

所以哭也没什么的吧。

 

他顶着通红的眼眶去林秀妍朋友的生日会的时候,将林秀妍吓了一大跳,他一边安抚着对方自己没事,一边又将林秀妍圈在怀里,笑着向她的朋友介绍自己,风度翩翩。

 

“你好,我是金泰亨,秀妍的男朋友。”

 

生日会结束的时候,他温柔的问林秀妍要不要一起回家,林秀妍还未来得及说话,她的朋友便将她拉了回去,说要借一晚上林秀妍严刑逼供怎么能追上这么帅的男朋友的。

 

金泰亨便笑笑“我是先追求她的。”

 

众人一阵眼红,金泰亨又低头亲了亲林秀妍的嘴角“祝你们晚上愉快。”

 

踏上最后一层楼梯,他看见了蹲在自己家门口的人。

 

小小的一团,脚边还放着一个蛋糕,空气中传来烛烟的味道。

 

“过十二点了,所以我就自己吹了蜡烛。”

 

那人自顾自的开了口。

 

“我想你这次肯定没耐心的在等我先低头,可是我生日诶,你就不能再容忍我一次吗?”

 

“我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这次生日我就和你过。”

 

“你以前不是一直说要是能单独给我过一次生日就会很幸福了吗?”

 

“可是你换锁了,我进不去。”

 

“我又怕你会去我家找我,就每隔五分钟有给你打电话,你没接。”

 

金泰亨站在原地没动,昏暗的楼道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这次真的生气了吗?可是我都没做什么啊,只是关门声大了一点而已。”

 

“是哥的错啊,说好叫外卖的,怎么能叫女朋友来呢。”

 

“还在我面前对她那么温柔的样子。”

 

“就算不喜欢,我也会生气的。”

 

“所以你去哪了,我腿都麻了。”

 

“哥都不说话...”

 

“让我在这边等这么久都不安慰安慰我哦..”

 

“哈,...哥不会是去约会到这么晚吧...然后还忘了我的生日?”

 

“如果是真的话,那是要受罚的哦...最喜欢的人的生日怎么能忘呢..”

 

“就罚你...罚你....”他的声音低了下去,他望着金泰亨眼角有了笑意“罚你过来抱抱我吧,我等的好冷。”

 

每多等一分钟,就多冷一点。

 

金泰亨走近他蹲在了他身边。

 

“我没忘,生日礼物都有准备好。”

 

“那你去哪了,去准备生日礼物了吗?”

 

“不是,秀妍的朋友生日,去她那里了。”

 

“我和他朋友的礼物一模一样?”

 

“我以为你会先怪我去了别人的生日会。”

 

“我没有那么任性的,现在我再不乖点,你肯定不肯见我了。所以礼物呢。”

 

“在这。”

 

“嗯?”

 

金泰亨倾身向前,吻住了他的额头。

 

虔诚又温柔。

 

“生日快乐,我最亲爱的学弟。”

 

温暖离开额头的时候,田柾国猝不及防的红了眼。

 

“为什么?”

 

“你喜欢她了?”

 

“金泰亨,你不能这样的。”

 

眼泪从他的通红的眼眶里滚落下来,他侧头望向身边的人。

 

“你不可以让我这么难过的,金泰亨。”

 

“你不是不舍得的吗?”

 

金泰亨将他搂进怀里“以后不会了。”

 

“Annie是个好姑娘,我听见你说爱她的。”

 

“所以以后带她来见见我这个学长吧。”


评论
热度 ( 97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