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Kiss with Weasel - (4-6)【跩榮/哈榮】

紗米花:

半夜洗版系列

底下多為圖片連結,文字板請走AO3榮恩家論壇


Kiss with Weasel - (4) Present

 

跩哥握著一盒巧克力蛙,指節的力度幾乎要把包裝給捏壞。

 

早餐時他聽見湯馬斯和斐尼干在談話,衛斯理那個窮鬼的生日就是今天,這個消息讓跩哥在咀嚼肉片時愣了一下。

 

他之前從不曾關心過衛斯理的那些瑣事,他幹嘛要那麼做呢?衛斯理只不過是個喜歡麻瓜的窮光蛋、惡名昭彰的血統叛徒,跟本不值得一提。

 

但是心底有個聲音在吶喊,告訴他,這是件重要的事。他反問為什麼,卻彷彿聽見他的高傲語調在譏笑自己,因為他在乎那個喜歡麻瓜的窮光蛋、惡名昭彰的血統叛徒。

 

該死的,跩哥想大聲否認,可是他並沒有真的這麼做。也許跩哥能夠對所有人說他『跟本不把那個紅頭髮的放在眼裡』,然而唯有面對自己的心情時,其實連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當跩哥知道衛斯理一直愛戀著那個爛疤頭時,他就明白了。

 

儘管這些破事他壓根不想承認,可是愈是去否定,卻愈是覺得難受。他總是忍不住回想起情人節那天,榮恩‧衛斯理就靠在他的身上,無聲無淚的哭泣。

 

跩哥什麼也不能做,只是親吻著對方的嘴唇、臉頰、鎖骨,對波特的厭惡更加萌燒,並且暗暗希望衛斯理能就此把波特給拋開。

 

他想自己一定是瘋了,那可是一個衛斯理!

 

或許很多事情跩哥總能夠操握在手,就像他想打魁地奇的時候,父親便贊助史萊哲林隊人手一隻光輪兩千零一,理論上來說,他會是一個主導者,一個馬份。

 

不過他卻無法主導自己的情感。

 

衛斯理,為什麼是衛斯理?

 

衛斯理相貌平凡,礙眼的紅髮和醜陋的雀班,還有那破破爛爛的二手衣服,全身上下沒有一處是新的;更別說衛斯理的脾氣差、無知、缺乏榮譽感,何況那一家子的社會地位低賤貧困。

 

毫無吸引力,不是嗎?

 

但是跩哥卻無法讓自己不去想著那個紅髮男孩,受傷的同時也傷害著他人的刺目存在。

 

因此在得知衛斯理的生日後,跩哥便決定要做點什麼。

 

距離下一個活米村參觀日還很久,而且他也來不及寫信回家要求東西,就是今天,這麼地突然教人措手不及。

 

關於送什麼禮物,他臨時沒什麼好主意,唯一能想起的,就是衛斯理似乎在收集卡片,雖然跩哥並不特別愛好巧克力蛙,他的母親告訴他那是廉價食品,但是如果衛斯理想要,他可以去弄些過來送給對方。

 

衛斯理喜歡的,只要用錢買的到,他都給得起。

 

只是礙於跩哥身為馬份的矜持,他不願意表現得太過積極。

一盒,只有一盒,被跩哥握在手裡,其他的通通被胡亂塞在口袋,如果衛斯理願意收下的話,哪怕是手上的這一盒,或是口袋裡的其他盒,甚至是整個蜂蜜公爵他都肯買下來送給他。

 

夜巡時間已經看不到其他學生了,他走在有著好幾架盔甲裝飾的長廊上,這是衛斯理夜巡時偏好的路線。

 

就在他等待一段時間以後,衛斯理來了,一個人,腳步拉著長長的陰影,在昏黃的燈光下看起來是如此孤獨。

 

他很難去形容這種感覺,他幾乎想上前擁抱,然後像前幾次那樣輕吻著對方的唇。

 

衛斯理顯然發現了他的存在,停下了腳步,怔怔地看著他。

 

跩哥輕咳一聲做為開場,「好的,衛斯理,」他靠前一步,看見了對方映在磚牆上的影子微動,「聽說你的生日是今天?」

 

他能看見那頭紅髮在橙黃光線裡透著一層光暈,藍湖色的眼眸閃著淡淡的色彩,複雜的情緒在其中晃漾。

 

「你知道?」紅髮眨了眨眼,淡金色的睫毛替雀斑臉上抹了捲曲的陰影。

 

跩哥喜歡紅髮這種看起來有點驚喜的模樣,紅髮愁眉苦臉的樣子很難看,相對的,高興的神情總是比較討人喜愛,至少他喜歡看到衛斯理傷心以外的表情。

 

等一等,剛才他是不是提到喜歡了?是的,真是該死,他的確是這麼想了,那是一個衛斯理。

但事到如今,他的否認還有意義嗎?沒有!

 

跩哥有時是那麼的痛恨自己的聰明頭腦,因為它實在知道了太多。

 

「你可給感謝斐尼干和湯馬斯兩個蠢貨。」他說,然後更靠近對方,他們腳底下的影子差幾吋就會重疊,「他們說的可真夠大聲,好像非得弄得全霍格華茲都知道,」他有些嘲諷地勾起了嘴角:「也是啦,你們家有一窩小孩,也許你的母親早就忘記你是哪天出生的了。」

 

衛斯理的臉漲紅了,幾乎和頭髮一樣的顏色,「閉嘴,馬份。」

 

「我說中了?」跩哥揶揄地反問,惡劣地看著對方。

 

紅髮抓住他的領子,他有十分充足的理由相信紅髮可能會揍他一拳,可是在那之前,跩哥便將捏在手上的巧克力蛙推了過去,塞在紅髮的胸前。

 

紅髮似乎沒有料想到跩哥的動作,因此鬆開了對他的箝制,接下了巧克力蛙。

 

「一盒巧克力蛙?」紅髮不解地望向他。

 

「給你。」跩哥依然保持著那種譏笑的口氣:「別人送給我的,但我認為這種廉價甜點更適合你。」

 

紅髮看上去有些懷疑:「因為我的生日?」

 

跩哥的手伸進了口袋,他想著他還有很多巧克力蛙可以送,只要紅髮喜歡的話──

 

「你要這麼解釋也可以。」他回答,但是故意拐了個彎,連自己也覺得有些彆扭。

 

「喔,謝了!」紅髮笑了,是那麼的愉快,伴隨著燭火的跳動,讓跩哥有種他們很熟稔的錯覺,「你知道我在收集卡片?」

 

「我才不知道。」他故意不以為意的聳肩,卻無法將目光從拆著包裝的衛斯理移開。

 

「鄧不利多!」抽出卡片時紅髮發出了不滿的語調,「為什麼總是鄧不利多?這是我的第八張鄧不利多了!」

 

跩哥又把手伸進口袋裡摸了摸,然後擺出一張無關緊要的表情,「你還想要嗎?」

 

「不了,這樣就好──」紅髮將那隻巧克力蛙的頭與四肢分了家,嘴角沾上巧克力碎屑,「我只是想不到馬份家的人會送這種便宜的禮物。」

 

這句話讓跩哥的雙頰有些發熱,他暴躁地大吼:「我說了這是別人送我的!你這貪得無厭的鼬鼠。」

 

「嘿,是你自己說它廉價的!我只是換一個講法罷了。」紅髮咀嚼著那隻蛙的身體,他看見對方淡紅色的舌頭上有著巧克力的殘塊。

 

跩哥有些惱火,早知道不該這麼多事的,窮鬼生日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他為自己的莽撞感到後悔,並且矛盾地想著下次得更早做準備,只是他不確定該送與巫師棋有關的東西,還是什麼魁地奇用品,但是一定要送貴的,才不會讓這傢伙以為馬份家很小氣。

 

接著紅髮把整隻青蛙都給吞了,並且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巴的周圍。

 

詭異的安靜降臨在他們之間,跩哥盯著對方淡紅色的舌尖,掃過唇瓣上緣,以及唇角。他咽了口口水,走近了一小步,他們的影子相疊了。


點我繼續點我繼續點我繼續點我繼續!


Kiss with Weasel - (5) Alternative

我是5之1

5之2是我


Kiss with Weasel - (6) Aware

我叫6之1

6之2在此


TBC

评论
热度 ( 68 )

© bbcchu | Powered by LOFTER